当前位置
主页 > 万博体育官网betmax >
第七十二章
2017-10-15

  就凭这个动作和语气,兰菏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他姓白。他甚至觉得自己刚才都没必要戴口罩,这位压根不会和他对视一眼吧。

  胡七十九耸了耸肩,别以为活的年纪长的白门就没那么自闭了,正是因为活得长,你想那个年代, 即便是在京城, 一个街道,一个村才多少人啊。

  白大仙爷隐居山林很久了,不止是到了一定程度得潜心修炼, 随时渡劫, 更是因为现代社会他根本接受不了。

  胡七十九隐晦地解释了一下:“白大仙爷是如今白门最年长的前辈了,百年之前就隐居在山里, 不问世事了, 也不是很习惯这样的对话。这次, 我头一个就带着白五去请白大仙爷,大仙爷给面子来了已经很不错!”

  “辛苦大仙爷了。”兰菏琢磨过来了, “你头一个就去找了白大仙爷?你们胡门没有长辈吗?”

  而且带着白五, 目的性很明确啊。但是, 按理说胡门成仙的最多才是,修为应该也更高。

  “自然有长辈了, 紫金城的胡总管尚在……不过,”胡七十九道, “尊家有所不知……胡黄白柳,你说柳门既然能打, 却为何居于末位呢?”

  柳门没有白门那么丧,但生活也很难,还没法避,所以仙家数量也没有胡黄二门那么多。

  胡七十九道:“那是其一!其二正是,未长成的柳门,被白门克死,白门可以吞食柳门!”

  “我去。”兰菏心道,还是要多看动物世界,不然求助都不知道找哪一门,“这么说起来,白门是柳门杀手啊。”

  他看了一眼那位“老牌刺客”的背影,白大仙爷仿佛察觉到他的目光,居然瑟缩了一下。

  白五弱弱道:“但是只要体型长成了,柳门也可以吃白门啦,只是吃起来有点痛苦。”

  反正就是,白门消灭过不少还没出息的柳门,算大自然界的半个死敌。仙家方面,克星谈不上,但在相同水平之下,对付柳门,白门的确比胡黄两门更有优势,也更有经验。

  至于她动作为什么能这么快,把白大仙爷请出山――这一辈的仙家基本都和北顶娘娘庙的柳爷一样,潜心修行,什么都不管了――那还要从白五说起。

  胡七十九小声道:“大仙爷本来说,白五是白门复兴的希望,不但自己修成,还未后辈们找到了度关的希望。既然白五的尊家有求,他本是愿意送道符的,但不能出山。后来告诉他,白五现在都能上地铁了,并给他描述了一下晚高峰,他大为震动,连呼白五是白门之光,这才亲自出山给白五撑腰。”

  差点笑出声来,他说这么顺利呢!人家一般找个前辈高人,不得历经千辛万苦啊?感情是高人已经被白五的千辛万苦感动,说不定还感同身受了。

  看来白五还是白门中比较强的,毕竟生得晚被时代改造了一些。兰菏拈了三炷香敬上,这香头之中,向来流传着香谱,根据香火燃烧的不同情况,可以理解仙家的意思,比如反香、怒香、凶香、莲花香等等。

  香火一点燃,兰菏就见那焰火大盛,烟雾形成了一条蛇的模样,十分细致,还能看出来蛇头上有个冠子。

  兰菏玩了场看烟说话,别说,大仙爷不亏浸淫此道良久,他甚至想夸一下大仙爷的分镜……

  那柳仙的来历大仙爷的确知道,他生得比大仙爷要晚,是柳门的柳十三,从前在护城河边住过,也受过当时附近百姓的香火,与北顶娘娘庙的柳爷乃是堂兄弟,辈分确实挺大了,是条黑蛇。

  俗话说千年黑,万年白,不是说一定活了成千上万年,只是黑蛇白蛇都是柳门中比较神异的。

  而柳门中柳、常、蟒三家,柳家之所以姓柳,也是据说有上古神兽,九头人面的青蛇相柳之血脉。

  柳十三也是很早以前,就潜修去了,大仙爷和他不熟――也是,大仙爷和谁能熟,所以也不知道柳十三怎么起来闹事了。

  但是呢,大仙爷倒的确对柳十三的身手有所了解,听胡七十九描述,现在的柳十三应该又蜕过几次皮,吃它是吃不下了,柳门又狠厉,布阵对付还行。把柳十三引出来,再以阵困之。

  “我们还有很多法师,还是只能要仙家布阵?”兰菏得到答复,人也行,心说那就好,不然上哪找那么多四大门前辈。

  “那就要辛苦大仙爷了。”兰菏是看大仙爷走路都颤颤巍巍的,当然,这也不好说这到底是体力问题还是心理问题……

  白大仙爷主要用香火描述了重点内容,这才开口说了见面以来第二句话:“你好像,是个生无常呀。”

  “大仙爷好眼力。”兰菏有种在这样的老仙家面前,也无需隐瞒的感觉,就好像不动法师给他的感觉一样,“我平时在阳间有工作,也会兼职走无常。”

  如果不是仍然面对墙角,白大仙爷看起来就是一位关心晚辈的长辈,“哦,是做什么工作的啊?”

  胡七十九举手道:“是很多人看,我们尊家的票房可高了!”她张口就吹了一堆数据,比兰菏自己了解得都详细。

  白大仙爷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阳世强者,恐怖如斯!”难怪稚仙进步如此快,原是跟了这样一位尊家。

  白大仙爷看在兰菏的份上愿意出手,这家仙的意思,正是白五已经是兰菏家族的一员,兰菏也和白门有了联系。

  但也不能立刻就杀过去,白大仙爷布阵,须得准备好器物,例如特制的朱砂、符镇、法器,还要在特定的时间,活子时。

  自然界中,冬至、夏至、子时、午时是南北子午。但这个是死子午时,活子午是针对某人而言,这一日中,此人一阳来复之时,是身中子时,一阴始生之时,则是午时。

  蛇乃阴寒之物,大仙爷要选的,是柳十三的活子时,自然没有那样简单,他要偷偷推断。

  兰菏这个速度把不动法师都吓到了,他也在打听,也找了四大门的香头,甚至那位香头也想到了求助白门,愣是没有兰菏这个质量与效率……

  反正不动法师是热烈欢迎,奉大仙爷前去指点。除此之外,他也正式告知了那些议论纷纷的法师,把寻龙之事辟谣,直言他是在修建镇物桥,遇柳仙寻衅,希望大家不要给他添烦恼了。

  不动法师都这么说了,还有的信,有的不信。一些个不懂的甚至问,那这蛇敢冒充龙,是不是真的快化龙了?起码长出几只脚了,或者成蛟了吧?那提前投资可行吗?

  在这样的天气之下,也不知是网友自己猜测,还是有风声传出去了,也有人开始风传,近日的雨水可能是因为走蛟。

  所谓的蛟,可能是蛇所化,也可能是黄鳝、鱼等等,它们能进阶成蛟,蛟再进阶成龙,其中困难何止千万重。

  现在有些地势低的地方包括地铁站已经受到积水影响了,但比起洪水肯定还有距离,所以这个说法虽然沾了边,虽然大家也聊得兴致勃勃,却不会被大众当真。

  兰菏在剧组里,也听到有人聊起,都是当作趣闻。与其说传播最近京城有龙,不如说是当个话头,讲讲这个故事。

  宋浮檀上了车,看到兰菏的屏幕,“这是……家庭剧吗?”好像不是兰菏平时的口味。

  “哦,是,没事看看,余魉们推荐的。”兰菏道正是之前他们找兰菏聊的那个单亲妈妈带娃的剧,别说,这剧节奏还挺好,而且他总是能感同身受,一看就放不下来了。

  宋浮檀也没看过,坐下来看了一下,刚好那剧里的女儿正在闹,隔壁叔叔对妈妈有意思,示了个好而已,她就大哭大闹,甚至在地上打滚,直呼叔叔的大名……

  老白哼着“常回家看看”钻了进来,“哈罗,一个好消息,那大仙爷要的东西又找到一样。”

  兰菏伤心地伸手,在老白脖子上一绕,连接他和宋浮檀的隐形的锁链就缠住了老白,往后一勒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不孝呢??”

  拿勾魂索勒他也就算了,可是他今天什么也没做啊!他开口都在报喜,连钱也没要,为什么!!

  “给大仙爷了。”老白道,“我问他其他推算妥当没呢,他也不说话,大仙爷太傲了!”

  大仙爷的身份也只有寥寥数个知情者,老白更是看不出来,只知道是位老前辈,就觉着不愧是世外高人,从头到尾就嗯了一声,背对他都不看一眼。

  宋浮檀给不动法师打电话,法师接通了后道:“只差一个戏班子了,这个标准有点高,而且比较危险,我们正在考量。”

  “是为了引柳十三出来。”不动法师道,“这引子,大仙爷也是方才刚说的。”白大仙爷还是比较谨慎,而且不愿告诉太多人,就怕出了什么纰漏。

  这几日大仙爷都住在他们那边,隐匿身形,偶尔才能看到一只雪白的刺猬,刺尖上闪着银光。

  老白恍然道:“这个我知道,柳仙其实多是前世因嗔念而堕落的修道者投胎。”涉及到了阴司地府的业务,老白自然明白。也正因如此,柳门生来受蜕皮之苦。

  “这些柳仙成了气候后,有些还会想起一点前世的事,即使想不起来,嗔心不改,贪爱依旧。所以,据说柳仙那神秘的潜修,多半是为了修持定力,若是与人结缘,那修行就毁了。你看人间有《白蛇传》,就跟那白蛇差不多。

  老白道:“以前阳间搭台唱戏,要是演到情爱内容,柳仙就很爱去看,这是天性。所以大仙爷这招高啊,找人来唱一出戏,柳十三自然而然,就被引出来了。”

  不动法师道:“不错,白老先生说,以前柳十三盘踞护城河周围,就是为了随时听宫里唱戏,那都是招的名角。所以他品味也很高,我们想,这演员实在不好找,还得保护好他们。”

  “不是……你们是说……那个柳十三,他喜欢看情情爱爱的内容?”兰菏还沉浸在那个细节中。

  兰菏一想到阴沉暴躁爱吹牛还挺能打的大蛇仙碍于修行无法恋爱,每天只能看情爱戏解馋,说不定还会和追剧少女门一样对着台上说“好甜啊我死了”,一时无言以对。

  良久,兰菏才缓缓道:“那你们,也不一定要找昆曲或者京戏演员,你们在那儿弄个幕布,放电视剧不好吗?反正他主要是想看谈恋爱。”

  兰菏:“你说的越腻歪越好,其实他主要是要看剧情,不是欣赏戏曲艺术,对标电视剧就是演技好。”

  他们一个是光棍死鬼,一个是和尚,听到脱离时代的大仙爷提出后,一点也没觉得不对,甚至跟着一起思考有没有符合柳十三口味的京戏演员去了。

  不动法师点头:“投影设备我去借,只是,诸位可了解哪部剧比较‘甜’?大仙爷说,这柳十三口味颇为粘腻。”

  在场有和尚,却也有道士、香头、风水先生,其中也有成家的。但是说到甜剧,这不是为难他们么。

  大家挠着头,各自说出道听途说的恋爱剧,并凭自己的理解讨论哪个情节更甜。一时画面有些美好。

  好在其中那香头想起什么,说道:“有了有了,我们妙感山旅游形象代言人之前演的剧《清梦几何》啊,江河道长记得么,你还被误会和他行礼了。我听我外孙女说起过,这个剧是今年最甜的!”

  “哦哦,那个兰菏,我女儿也很喜欢,今天还在念叨马上就是金百合奖了,希望他提名能中。”

  “我好像也听过这个剧,而且我觉得兰菏这个演员也不错,虽然和咱们三观不太一样,本职工作还是完成得好。”

  老法师入定一般:“……阿弥陀佛,就,就放这部剧吧!”玫瑰小说网,玫瑰小说网,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,网址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.报错章.求书找书.和书友聊书请加(群号)举报错误(←快捷键)(快捷键→)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相关新闻
 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地址: